冰狼-影游夜林

你一定没见过如此压抑阴郁的LO主。

枯萎(完结)

避雷:强行拟人,主要角色死亡。原创角色有。

——


科尔斯的右手拉住拉尔的左手,拉尔观察到四周的景象开始远离他们,他们漂浮在空中。

毫无预兆地,身边的景象突然开始快速地后退,科尔斯带着拉尔飘出了恶魔肆虐过的地方,穿过一个赤红的传送门。

科尔斯收到了拉尔疑惑的眼神,他对拉尔眨了下右眼,举起左手让拉尔看。科尔斯的左手之间流动着红黑色的能量,其中夹杂着闪烁不断的电流。当科尔斯收起手中断了法术,传送门也随之消失时,拉尔才回过神来,这能量似乎有着侵蚀人心的作用。

科尔斯的速度慢了下来,变成了似乎毫无目的的飘荡,他收敛了放荡不羁的笑,尽可能地安静移动。

科尔斯靠近一个略显弱小的恶魔身旁,原本幽幽浅蓝的魂体愈发暗淡与透明,拉尔看见他没入恶魔之中,自己也跟着消失在其中。

那恶魔的灵魂比科尔斯想象中更为弱小无能,他很容易就把那恶魔给替代了。瘦小的恶魔四处张望,蹦蹦跳跳地跑向了远方的酷刑塔。

塔中痛苦的哀嚎声响彻云霄,科尔斯强行压抑住恶魔本能的施虐欲望,在混乱之中寻找着熟悉的身影。

这里是恶魔们肆无忌惮的狂欢现场,触目惊心的刑具到处都是,科尔斯小心地避开,装作漫不经心地游逛,以免引起怀疑。

科尔斯终于在一片蛮暴恶魔之中瞥见了那个形销骨立的身影,他不存在的心脏不知为何一阵绞痛,而虚幻的疼痛感越来越强烈的时候,他的意识也越来越掌控不住这具恶魔躯体。

「不行!如果你不想让玛瑟尔死你就老老实实别乱动!」

灵魂的波动刹那间趋于平静,科尔斯才发现,在刚刚那场意识的争夺之间他已经跑到了玛瑟尔的身旁,而他周围的恶魔的视线都紧紧地黏在了这个不速之客身上。

「哦,好吧。」

被科尔斯操控的恶魔的面部肌肉扭曲出了一个怪异的微笑,与此同时周围的恶魔也对着他们的“同胞”发起了攻击,但刚刚移动就死死地僵在了原地。矮小的恶魔好整以暇地走到了玛瑟尔的脚边,操控着精确的法术分离着玛瑟尔与刑架之间的距离,打开了一个炽红的传送门。

两人从传送门处传送离开后,传送的法术便消失在一群狂暴的恶魔之间。

黑暗之中拉尔感到有人拉起自己的手,科尔斯带着拉尔离开那副恶魔的躯体,瘦弱的恶魔经不起折腾,暗红色的躯壳爆裂开来,碎片纷纷落在平坦的土地上。

拉尔别过头,不适地蹙起眉。科尔斯以近乎痴迷的目光盯着玛瑟尔,片刻后他开口说话,语气平淡得像是陈述句。但仍未收起他的视线:“拉尔,你还记不记得治疗法术?”

“记得。”

“如果看玛瑟尔现在的失血的速度来看,用不了多久他就再也醒不来了。”科尔斯把目光挪到拉尔身上,以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你,必须去重新占据一副新躯体,施放治疗术来救玛瑟尔的命。”

拉尔冷静了下来,他开始思考一个堕落的天使是否值得他那么做。拉尔看着他杀掉了一个小镇的人,然后任由他吸取灵魂,最后他染上了小镇中的瘟疫,死去也不得安息,又冒险跑去地狱把他救出来,如果他还要占据一个无辜人的身体把他从死亡之线拉回来,以后不知道又要为他做什么疯狂的事。

“Hey,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如果你利用一副躯体的时间没有太久,及时离开的话,那个暂时失去对自己肉体掌控的灵魂是不会死的。他会觉得自己只是发了一会呆而已。”科尔斯仿佛能看出拉尔的所想,他紧紧盯着拉尔的眼睛,暗潮翻涌的瞳中有着莫名的期待。

科尔斯果然是他的诅咒,他与自己如此相似,但又截然不同。拉尔嗤笑一声,任由科尔斯把他带入一个路过的农夫身上。

治疗的绿色能量从拉尔的指尖流泻出来,他看着玛瑟尔流血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然后胸膛渐渐有了起伏。

“好了。”

拉尔眼前一暗,科尔斯便又将他的灵魂带离出来。拉尔紧盯着那个农夫,令他大惊失色的事实发生了,农夫阖上了眼睛,脸色开始变灰,最后不省人事地倒在了地上。

“你……”拉尔愤怒的眼神毫无保留地落在科尔斯的脸上。科尔斯似是完全不在意地耸了耸肩,“如果灵魂太脆弱的话,那他就会死。”

拉尔的心刹那间变得冰冷,压抑笼罩了他。

科尔斯只是个人形的恶魔罢了,他使用的能量与恶魔的没有分别,他还是个骗子,毫无同情心。他所做的事情都与拉尔的所愿背道而驰,科尔斯自己说得没错。他本身就是个诅咒。拉尔想道。他想摆脱科尔斯,想得到安宁。“滚。”拉尔几乎是咬牙切齿地从牙缝里压出这个字。

“你想离开我?”拉尔有些愣神,他竟然从科尔斯的声音中听出了委屈。“我只是个诅咒罢了,所有事情的选择权都在你的手里。我只是……在做你希望的事。”

他说的似乎是对的,玛瑟尔在杀死拉尔的时候,他掌控身体是因为拉尔的求生欲望。而在营救玛瑟尔时,这更是拉尔自己的选择。

拉尔克制住自己不去看科尔斯那委屈的神色,“难道没有解除诅咒的方法?”拉尔尽力让自己的语气冰冷些,坚定些。

“没有。安达利尔的诅咒无人能解。而且如果你想要真正的死亡,唯一的方法就是解除诅咒或者杀死我。”科尔斯桀桀的笑声响起,“可是你要怎么杀死我,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

但是事情不能够这么结束掉,拉尔不知道玛瑟尔是否会再次陷入堕落,他也不能放任科尔斯将自己一步一步拉入深渊。

在附体于恶魔的时候,拉尔就感受到了一阵低语,像是从自己的心底发出的,但他知道不是。

那声音带着一种嗜杀与毁灭的欲望。大抵是恶魔的本性,又或是一些不明势力的蛊惑。

从镇中离去后,他就一直处于一种浑浑噩噩的状态,他放任科尔斯摆布自己的身体,直到死亡,他才有种如释重负的轻松感。

原本一切就可以这么结束的。

——————

沙漠的凌晨,干燥的空气渗入玛瑟尔破碎的衣服中,玛瑟尔的体温开始降低,身体本能地蜷缩起来抵御寒冷的入侵。

玛瑟尔猛地惊醒。

身下的沙砾摩擦皮肤带给他粗糙不适的感受,冰冷的四肢有些迟缓且无力,失血使得他头晕目眩并站立不稳,每呼吸一次都是像是有一柄锋利的冰刃碾过了喉咙。

玛瑟尔勉强撑起身来,缓慢蹒跚地行走着。在这样的天气下,他的眼睛也变得干涩。玛瑟尔眨了眨眼。

他很久都没有清晰地思考过未来的时景了,恶魔的出现彻底打乱了他的计划,在活下来的前提下,他又该如何规划接下来的时间,实现他的目的。

他的目的,从一开始就未曾想过要去放弃,而这目标的最大阻力除了奈飞天,还有一个人。

泰瑞尔。

他一直都不能够理解泰瑞尔为何要成为孱弱的人类,这削弱了他的作战能力,并把那些扰乱理智的情绪感受放大,似乎是毫无益处。

玛瑟尔压下心中的忧虑与其他一些不明的情绪。他必须思考得比以往更缜密细致,绝不能够坐以待毙地迎接他本不该有的结局。

那些……他不得不去面对的繁杂纷乱的现实。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玛瑟尔切实地感受到呼吸的渐渐沉重,像是拉开了风箱,无比清晰地在一片混乱的脑海中一次又一次回响着。钝痛缓慢地将神经折磨得麻木而迟钝。玛瑟尔毫不怀疑他将会丧命于此,没有食物,没有水源,没有保暖的衣服,更没有能够帮助他的人。

愿意救他的人类早就已经死干净了。

玛瑟尔身形一顿。

是谁将他从地狱之中再次带到庇护之地的?

之前完全没有考虑过这些问题,不知道是脑袋不好使了还是其他的原因。

但现在他亦无法思考这问题了,他的脑中响起了嗡嗡的杂音,麻木的痛觉神经不知何时已开始运作。

玛瑟尔虚弱的身体支撑不下去行走的继续,慌乱之间竟有些控制不住体内不安分的灵魂,玛瑟尔徘徊在生死之线处,极度痛苦之下分辨不出是谁的灵魂被拉扯,又是谁的灵魂在四处乱窜。

他听见他杀死过的人类恶毒的耳语,久远回忆中天使与恶魔的战争之声,在混沌界中杂乱的轰鸣,还有……

“Brother,why?”

耳边的喧嚣渐渐趋于宁静,死亡的受害者险些变成了他。

玛瑟尔站起身来,瘦削的脸上似是死人一般的毫无血色,略灰的黑瞳中燃烧起不灭的青色火焰。

他已不再是脆弱的人类。

荒漠之中响起死者的哀鸣,巨大的哭号声唤醒了深埋在黄沙之下的骨骼,他们争先恐后地爬出土中,发出了威胁的低吼,抖落满身泥沙。

亡灵的存在意义,即是战斗。

玛瑟尔跨上巨大的枯骨,这个亡灵生前曾会飞行,它展开遮天的双翼,稳稳地载着死亡驶向目的地。

远方,苍穹与沙漠的分界线处现出晨曦的微光。

混沌要塞的中心,一个不规则的巨大球体悬浮于空中,破碎倾斜的石板看似摇摇欲坠地拼接成一条曲折狭窄的道路通向其中。

玛瑟尔踏进混沌要塞的核心,他抬起一只手,略显狼藉的地板上漂浮起一堆漆黑的碎片,接着,碎片隐隐透出了浅青色的纹路,其中的本质也在飞速变化,组成它们的物质迅速分离、重合,渗入能量,每一个碎片都在变化着,直到达到玛瑟尔所预定的期望。

“玛瑟尔!”

一个被玛瑟尔所痛恨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玛瑟尔转过身来,漂浮在空中的黑色碎片闪烁了一下,大部分都消失不见,残余的则叮叮当当掉落在地,安如一块块小石头。

玛瑟尔似是疑惑一般地转过头来,死去的面部肌肉无法自然地做出细微的表情,他僵硬地扯出了一个勉强算是笑的样子。

“奈法兰。”

话音未落,强大的凡人英雄便跪倒在地,近乎透明的灵魂被强硬地撕扯出躯体,随着痛苦的哀嚎,一个鲜活的生命就消失于眼前,停留在原地的肉体迅速萎缩,化为一阵齑粉。

玛瑟尔盯着奈法兰站过的位置,片刻后,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传送门处。

“泰瑞尔。”

不等曾经的正义天使开口。玛瑟尔的声音响起,“无数的灵魂石已被传送到庇护之地与燃烧地狱中。它们会吸收掉所有恶魔的灵魂。”

玛瑟尔侧过头,兜帽滑脱露出一双燃烧着的、幽青色的眼。

“你阻止不了什么了。我也是。”

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泰瑞尔上前一步抓起玛瑟尔曾经与迪亚波罗之战中受伤的手臂,破碎的布料滑落在手肘上,溃烂的伤口使得手臂上露出了森森的白骨,可怕的不止于此,附在骨上的一层不像是人类的血肉覆着狰狞的暗红色外骨骼,并且有蔓延之势。

“万物终有一死。”

玛瑟尔已无力气抽回手。泰瑞尔震惊地看着他,耳边飘过骨骼折叠、血肉卷缩的奇异声音,他望着他渐渐从手中消失。

泰瑞尔没有注意到,地上的灵魂石碎片的闪光以及它们的消失。

剩余的灵魂石也被传送进了庇护之地与燃烧地狱中。

庇护所中的哀号与哭声仅仅持续了两刻钟,随后是死亡的寂静,恐怖笼罩了一座座鬼城。

疯狂的挣扎充斥在燃烧地狱中,恶魔消失后,燃烧的烈焰亦随之熄灭,令混乱无序之境添了一份诡异的阴暗。

黑暗灵魂石的碎片颤抖了一阵,似是在回应灵魂的挣扎,随后归于平静。

混沌要塞中,两个相连的灵魂正漫无目的地游荡着。

—END—

拉尔的故事没有交代清楚,在这里说一下,十几岁的拉尔(科尔斯的年龄)得罪了来庇护所搞破坏的安达利尔,然后就被诅咒了,至于安达利尔懂不懂诅咒……我看到她擅长精神上的折磨就这么写了,然后拉尔就一直维持着小孩子的模样,实际上已经二十多岁了XD


评论
热度(18)

© 冰狼-影游夜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