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狼-影游夜林

你一定没见过如此压抑阴郁的LO主。

枯萎(二)

避雷:强行拟人,主要角色死亡。原创角色有。

拉尔只觉得肩膀一痛,下一刻夺魂之镰便架至他的颈边,冰冷的镰刀反射着金属的光泽。拉尔眼前的景物变得模糊不清,飘忽的灵魂似要飞出躯壳。混乱之间,拉尔突然咧开了恐怖的笑容,惊慌的眼神突然变了情绪,他猛地推开了玛瑟尔,翻身从窗口跃下,瞬间无影无踪。

——————

玛瑟尔走进一间屋子,屋子里的空气不安地躁动起来。玛瑟尔把手垂下,身体四周的气流迅猛地掠过整间屋子,屋子里的人们感到一阵虚弱,生命被空气夺走榨干,人们开始迅速衰老,纷纷倒下,哀嚎还未发出便已经被生生扼死在喉咙之中。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被收割,绝望悲恸的灵魂被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拉扯着,吸收进了玛瑟尔的体内。

空气的流动速度开始变慢,屋内的人们身躯开始萎缩,渐渐扭曲成了一具具干枯的尸体。

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吵闹的兵械碰撞声,玛瑟尔下意识地转头,带着血腥气的长剑架上他的颈边,耳边传来轻佻而又熟悉的嗓音:“我们这算是扯平了。”

昔日热闹和平的小镇已经变成死气沉沉的坟墓地,一些没有死去的人们从地底的缝隙中爬出,他们干枯的眼眶里是无尽的黑暗,嘴边流淌着滴不尽的毒液,腐烂的血肉里有无数蝇虫钻进钻出,一些肥胖的行尸肚子里寄生着一窝恶心蠕动的蛆虫或毒鼠,一些长发的干瘦女尸会口吐大量绿色的有毒液体,而新的尸体们往往会在女尸的毒液下爬出,就算是烂尽血肉的骨头也在这瘟疫横行的地方“复生”。无脑的亡灵生物四处寻找新鲜的生命来填饱他们的肚子或是进行无意义的杀戮,这些死人的可怕愿望将杀死到来这里的任何人或动物。

玛瑟尔穿着黑色的斗篷,身影渐渐消失在荒野之中,他的身后跟着一个金发男孩,名叫拉尔。

——————

——————

冰凉的露水顺着树叶的边缘滴落在拉尔的脸上,拉尔猛地惊醒,林间是一片寂静黑暗,拉尔听见自己焦灼的呼吸声,闭上了眼睛。片刻,拉尔仍然听见自己的心脏在咚咚狂跳,拉尔撑着身体坐起来,捂住不规律跳动的心,却没法让它平息。像平常一样进食,入睡,甚至在空余的时间为自己做一些多余的检查与治疗。但是即使拉尔尽力维持生命的跃动,它仍然日复一日地迅速衰落。拉尔绝望地意识到,他救不了自己的。谁都救不了。

拉尔见识过战争的残酷与濒死之人的眼睛,但他从未如此接近过这两者,他大概最不愿见到的便是这两样东西。其实还有拉尔更不愿见到的,便是……玛瑟尔的堕落。拉尔抬起手,皎洁的月光从指间穿过,柔和地照耀在拉尔灰白色的脸上,竟使他的表情有了一种死者的安详,拉尔闭上双眼,垂下手,进入了清浅的睡眠。

整夜无梦。

拉尔醒来时望见了玛瑟尔正准备离去的身影,拉尔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上前想抓住玛瑟尔斗篷的一角。粗糙的布料摩擦过拉尔的手,摆动的衣角从拉尔的手中滑脱,拉尔脱口而出:“你去哪?”玛瑟尔没有扭头,眼角的余光瞥见拉尔焦急的表情,似乎是在担忧某些事情。

“你等着。我很快回来。”说完,玛瑟尔的脚步加快,拉尔眼看着玛瑟尔的背影消失,再也支持不住身体的重量,背靠树干慢慢坐在地上。

他再也见不到玛瑟尔了。彻骨寒冷蔓延到拉尔的四肢,拉尔的体温渐渐变得冰冷。

腐朽的气息从他的心脏中散发出来,拉尔跪在地上干呕着,眼前是一片乱窜的星星与昏暗的泥土,他的脑袋里一片混沌。拉尔的手臂扭曲地勉强支起了半边身体,似是在抗拒着什么东西都来临。

但是没用的,没用的。

拉尔模糊地听见耳畔响起绝望之声。他逐渐感到身体的乏力与血肉的萎缩,身体的触觉告诉他,他的皮肤正在卷缩溃烂,痛楚深入骨髓,紧紧地攫住他的灵魂,使他在濒临死亡之时痛苦不已。

拉尔徒劳地伸出右手,骨骼发出了清脆的断裂声。死亡来得缓慢而痛苦,而最终,拉尔的生命枯萎了。

拉尔的灵魂脱离出躯体,他讶异地看着自己透明的身体,与身边长得与自己无比相似却明显比自己要年长的魂体,就像是拉尔若干年后的少年时代。

两个……自己?

忽然,拉尔视线中出现了幻境,仿佛坠入了梦境。然而并不是什么美好之事。他望见一所被火焰燃烧的房屋,而他身在其中。幻境中出现了面目狰狞的男人,他的手指掐着拉尔的脖颈,将拉尔提离地面,双目中的愤怒几乎要将拉尔灼伤,男人口中念出恶毒咒语,他诅咒着拉尔。

拉尔清晰地听见,那个男人说。

“你的灵魂将会混乱不堪,永不得安息。”

忽然,男人消失了,屋子也消失了,火光与天空也消失了。

这只是一场虚幻的梦境,拉尔告诉自己。但这已经足以让他回想起不堪的往事。

拉尔的视线中又出现了一片火焰一般的颜色,但不再是那个幻境。是令人恐惧的恶魔。

“我本以为……能够就此结束。”

------

当一缕阳光透过叶间的缝隙照射在林间的泥土中时,玛瑟尔回来了。

玛瑟尔伏在拉尔身旁,拉尔的躯体中没有了温度,空气中也没有拉尔的气息。就连灵魂也如烟飘散。拉尔的大部分躯体埋在脚下的泥土中,玛瑟尔能够隐约望见他破碎的衣物与森森白骨。

玛瑟尔不知拉尔的死因,他站起身来,将手伸入脑后的兜帽中,触到了一个坚硬的小物品。这是拉尔偷偷放进去的,这个蠢蛋——他以为玛瑟尔不知道。小徽记上不时冒出形似白烟般的一段不明字符,然后瞬间消散,就像来时的一样突然。玛瑟尔瞥了徽记一眼,顺手将它抛入了拉尔怀中。徽记安安静静地躺在拉尔幼小的白骨之间,逐渐被泥土掩埋。

黑色的斗篷遮掩住玛瑟尔形销骨立的身影,阳光在地上投出斑驳的阴影。拉尔眼看着玛瑟尔逐渐远去,空荡荡的灵魂中爆发出一阵悲鸣。

——————

玛瑟尔停下脚步,四周的环境让他感到不自然。像是危险迫近而又无法阻止的感觉。
危险来临得异常地迅速,地上的草木弯下腰去,痛苦而不可逆转地枯萎凋零,植物腐烂的尸体上燃烧起不灭的地狱之火,凶猛地席卷吞噬着土地上的一切活物。然后,恐惧之王现于这片熊熊燃烧的火光之中,迪亚波罗。
他沉重有力的脚步踏在近似荒原的大地上,尽管前几分钟这里还是生机勃勃。
玛瑟尔停留在原地,动作几乎没有变化,像是静态的人,一个画中的人。恐惧之王停住了对土地的摧残——他的所经之地寸草不生,有些不堪重负的泥土塌陷下去,形成一个个不深不浅却形状丑陋的坑。迪亚波罗喉间发出具有强烈震慑力的吼声,热浪卷至玛瑟尔身前,掀起了黑色的兜帽,他纯黑色的斗篷在风浪中猎猎作响。
玛瑟尔的目光却没有在迪亚波罗的身上,他凝望着被火光染红的苍穹,天空上漂浮的白云诡谲地变成了妖异的粉红色,与橙红色的天空相映。这使他回想起七魔王曾合为一体,以不可阻挡的气势,势如破竹地攻入至高天,那时的天空,是否也像现在这样透着绝望、无助?

------

没有了死亡天使的飞行与特质,躲避迪亚波罗的攻击变得异常地困难。玛瑟尔的战力从来就不低,但在凡人的躯体中不能发挥得很好,至少不断流血的伤口与持续的疼痛感就已经能使他眩晕,他还是不能习惯这副身体。玛瑟尔微微偏头,火焰从他的耳边掠过,热浪使他的肩膀有种灼热的疼痛。

迪亚波罗离他太近了。玛瑟尔一边想着一边忍受着伤口的不适,抬手将镰刀架至迪亚波罗的颈上。只需轻轻一划,恐惧之王便可灰飞烟灭。

这种事情终究没有发生,恐惧之王的脸上没有一点惊讶的迹象,玛瑟尔看见他可怖的脸上露出接近于笑的表情,肋骨下骤然传来致命的疼痛。玛瑟尔僵硬地转头,血液模糊了他的视线,他眨眨眼,勉强看清那是毁灭之王——巴尔。

巴尔尖利有力的触须穿透人类脆弱的骨骼,在玛瑟尔遭受攻击的一瞬间,迪亚波罗就躲过了玛瑟尔的镰刀。

这再次令玛瑟尔处于不利的境地。

身体渐渐沉重,困倦与疼痛一并袭来,玛瑟尔险些支撑不住跌倒在地。

余光瞥见一旁身形巨大的怪物,是憎恨之王墨菲斯托。

——————

腐朽沉寂的烈焰地狱中,玛瑟尔颀长的躯体被束缚在不算平整的墙边。

“他,就交给你了。”迪亚波罗的声音中夹杂着隆隆的回响,噩梦一般的回声在耳边嗡嗡作响。

玛瑟尔抬起头,凝固的血块模糊了他的右眼,还算完好的左眼望向迪亚波罗。迪亚波罗转身离去,玛瑟尔觉得他笑了——迪亚波罗是背对着他的,但他知道迪亚波罗笑了。

身边的墙壁上出现了烈焰一般炽热的红光,一个残破的骨头架子施放起传送法术。周围的场景变幻成一座高大的酷刑塔,此起彼伏的惨叫声几乎要穿透他的耳膜。一只巨大的虫蛆形恶魔在忽明忽暗的地狱之火下显得更加狰狞怪异,他蠕动着虫肢来到玛瑟尔面前,召唤出一群群身形或大或小的恶魔,他们以折磨他人为乐,迅速蜂拥至有活人的地方。尖利怪异的刑具扎入玛瑟尔的肩膀,从肩胛骨处穿出,随后带着血肉猛地抽出,汩汩的鲜血染透了破碎不堪的盔甲,隐约能够见到其中碎裂的白骨。督瑞尔满意地听到玛瑟尔因痛苦而发出的一声闷哼,痛苦之王说道。

“什么时候你的灵魂对我们屈服,这无穷尽的痛苦就什么时候结束。”

一个虚幻的承诺,一个缥缈的希望。恶魔都是天生的骗子,秩序的破坏者,绝不能够相信他们。

但玛瑟尔已不再是天使了,尖锐的肉体触觉在他的大脑里面叫嚣着求生的欲望,接连不断的折磨令他几乎无法思考,从未有过的负面情绪如洪流一般接踵而至,冲击着他的理智。这比起那些怨魂的报复要可怕多了,玛瑟尔面对的是纯种恶魔,他们的诡计和心思无法猜测,已知的痛苦之路已经铺就在他的面前,哪怕行走得脚底溃烂也无法停止。

或者,挑选另外一条与他本身的信念背道而驰的恶魔之路,而他在那条道路上行走的每一步,都会摧毁掉他昔日的天使同胞和他所坚守的信条。

–––

“Shh…”少年透明的食指挡在幼童即将惊呼出声的唇边,神色染上了少许的紧张。

待那些带着阴影与毁灭的躯体从这片荒芜之地离去后,少年转头拉住幼童的肩膀:“我知道你有很多事想问,但我们现在没时间了。”说着,他踌躇了一两秒,问道,“你想不想去救玛瑟尔?”

孩童的嘴唇抿得紧紧的,低垂的眼睛看不出情绪。

“想。”

少年拉起孩子的手。“那我们现在就去……”

“等等,”拉尔抬起眼,“你的名字?”

少年有些揶揄地笑了起来,“我是个curse,叫我科尔斯好了。”他顿了顿,“我们去烈焰地狱。”

–––

评论(3)
热度(10)

© 冰狼-影游夜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