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狼-影游夜林

你一定没见过如此压抑阴郁的LO主。

写手精分七题 希尔瓦娜斯x温蕾萨(六)

7.以此为例,任意甜题虐写虐题甜写。

⒈奥蕾莉亚回来了(甜梗)

背景正常时间线。

毫无预兆地,沉寂的黑暗之门发出巨大的轰鸣声。广袤的星空四周环绕着不稳定的能量,两个守卫一般的人形石像纹丝不动地屹立在门边。

紧张的气氛蔓延在黑暗之门的一边,人们拿起了武器,派出了信使去通知各自的阵营。

暗绿色的能量不安地流动起来,漆黑的中央点缀着闪烁的遥远星球,一个精灵女性的身影出现在门中。联盟或部落,扛着武器的或是念诵咒文的,全都蓄势待发地盯着门中的身影。

喜讯,还是厄运?

那个蹒跚的身影突然倒了下来,在众人震惊的眼神中,暗红的血液从门边流淌出来。

一声呼唤打破了可怕的寂静,“奥蕾莉亚!”

突如其来的噩耗让温蕾萨几乎崩溃。奥蕾莉亚破碎的尸体上遍布着可怖的伤痕,却并非武器或是法术的伤害,在人们嘈杂的议论声中,吉安娜支起温蕾萨的肩膀,轻声安慰着温蕾萨,让那绝望悲恸的灵魂好受了些。

阴郁的幽暗城中,希尔瓦娜斯听完来者的报告后,强行忽略掉心中的不适。以平静的语气说道:“退下吧。”

奥蕾莉亚的死亡,湮灭了一个阴暗灵魂的最后一丝被阻止的可能性。

直至希尔瓦娜斯的最后一次死亡之前,生命的温度再也没有降临过她的灵魂中。

-

⒉终其一生的单恋(虐梗)

背景,现代AU。

希尔瓦娜斯踏进病房,病床上的病人紧闭双眼,似是进入了长眠。

永久性的脑部损伤。

温蕾萨在高速公路上独自驾驶着新车,与一辆失控的大货车相撞。损毁的新车变得破破烂烂、凹凸不平,里面的人的鲜血溢出了车,流到了沥青路上。

希尔瓦娜斯握住温蕾萨的手。病床上的人睁开了眼,看向希尔瓦娜斯的眼睛迷茫不解。

温蕾萨犹豫了一会,缓缓开口。

“姐……姐?”

希尔瓦娜斯的手指猛地收紧,掐得温蕾萨的手掌发疼。

还好她的小月亮没有忘记她。

风行者家族中只剩两人,父母与弟弟死于歹徒之手,姐姐失踪,至今未找到。

唯一一位亲人被一个有着毒瘾的货车司机所害得记忆几乎全失。

希尔瓦娜斯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力量将关于她的记忆牢牢地锁在了温蕾萨的脑海里,希尔瓦娜斯是在温蕾萨的记忆中保存得最完整的,虽然亦因这次事故变得破碎不堪。

她几乎不认得除了希尔瓦娜斯以外的所有人,于是希尔瓦娜斯只好跟在她的身边,使用自己最大的耐心,让她重新认识一遍她的好友,她的同事,她以前的同学。希尔瓦娜斯突然间发现,自己与温蕾萨如此形影不离,已经完完全全渗透进了温蕾萨的生活中,以至于在温蕾萨的那次事故后,温蕾萨唯一的依靠就是她。

她没法把温蕾萨交给另一个人,更没法抛下她。

飘着消毒水气味的医院里,洁白的病房中。希尔瓦娜斯一手端着碗,一手拿着勺子递到温蕾萨嘴边。温蕾萨盯着那个勺子好一会儿,才啊呜一口咬住,吞掉了那一勺粥。

很多时候温蕾萨就像回到了小时候,这让希尔瓦娜斯即使在繁忙中也不得不抽出大量的时间来照顾她。但对于这些繁琐的事情,希尔瓦娜斯却不会有太多的怨气。温蕾萨,她的小月亮,因一场车祸而失忆。随着那些记忆的逝去,往常两人之间的隔阂与不快,也因此而消失得无影无踪。

就像无忧的童年一般纯粹而快乐。

没人知道温蕾萨为什么能记住希尔瓦娜斯,但是温蕾萨却很清楚,她爱希尔瓦娜斯,就像一段程序的核心代码,混合着妹妹对姐姐的崇敬与缠绵缱绻的爱慕,深深铭刻在了温蕾萨的心中。


—END—


评论
热度(11)

© 冰狼-影游夜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