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狼-影游夜林

你一定没见过如此压抑阴郁的LO主。

写手精分七题 希尔瓦娜斯x温蕾萨(三)

背景紧接题二。

4.虐文,以“他们拥抱接吻”结尾。

再也没有什么银月城的双月了。

温蕾萨拆下了白色的绷带,她的腹部和背上留下了狰狞的伤疤。吉安娜皱着眉看着温蕾萨肋骨处的伤痕,“我会叫安度因消除掉这些疤痕。让你躺在床上这么久……真的很抱歉。”温蕾萨抿着唇,看起来像是忍耐着什么痛苦一样,“不,不用了。战争时牧师们很稀缺,他们该去治疗更值得治疗的人,我的伤即使有圣光也好得很慢。谢谢你的好意,吉安娜,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吉安娜走后,温蕾萨终于克制不住,泪水从她天蓝色的眸中流下。希尔瓦娜斯与她本来不应如此兵刃相见。温蕾萨一拳打在书桌上,桌上的羽毛笔被震得飘落在地,墨水洒了一桌,沿着桌角沥沥流在地上。

动作牵扯到了肩上的伤口,鲜血从衣服下渗出来,染红了一小片衣角。没那么疼。温蕾萨想。我的心脏比这要疼。

吉安娜回到温蕾萨的卧室的时候,温蕾萨不见了。

她问遍了守卫,甚至使用了侦测魔法,却找不到温蕾萨的一丝痕迹。仿佛这个精灵从空气中蒸发了一样。

温蕾萨·风行者骑着角鹰兽行于澈水湖边,角鹰兽的速度并不快,温蕾萨却时不时要停下来喘气。这很不妙。

希尔瓦娜斯望着跪在面前的温蕾萨,神色阴沉,红瞳冰冷得可怕。

温蕾萨抬起头,右手颤抖着指着自己的心口。“你看,这里。被你的箭穿过。现在,我不能激烈运动,是个打不了仗的废物。”

“你想要什么?”希尔瓦娜斯俯下身来,“别死在我的领地,我不想让那些联盟狗找上门来。”

温蕾萨绝望地扯出一个苦涩的微笑,“不,”她摇着头,“我不想要什么。”

怒火灼烧着希尔瓦娜斯的理智,她失控地揪起温蕾萨胸前的披风,“那你为什么还不滚!”温蕾萨挑起一道眉弓,“Do it.(杀了我)”她的披风被揪了起来,露出躯体上的累累伤痕。温蕾萨抬起左手指着自己的肋骨,“看这里,它断了几根,差点就插进肺里。”

冰冷很快蔓延上希尔瓦娜斯的情绪,她慢慢地把温蕾萨放下。“你死在这里,会把联盟招来。”

“那就去别的地方。”温蕾萨说。

希尔瓦娜斯觉得自己把温蕾萨拉出去杀掉不比她在这死掉要好,但她实在不喜欢见到联盟。希尔瓦娜斯骑着骷髅马,双手越过温蕾萨拽着马绳,温蕾萨的银发飘在她的眼前。这简直像一场幻觉。

直到她认为已经跑到了适当的距离,她猛地勒停了马,几乎是拽着温蕾萨把她从马上拖下来的。

希尔瓦娜斯架着温蕾萨,她发现温蕾萨的腿是残疾的,根本走不了多久。她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脆弱的?

顷刻,希尔瓦娜斯停下脚步,温蕾萨没了希尔瓦娜斯的支撑,几乎是摔在了地上。她看着希尔瓦娜斯的匕首反射着月亮的光芒,抵在了自己的胸甲上。温蕾萨去见了罗宁。

希尔瓦娜斯伏在温蕾萨的身旁,温蕾萨的心脏已不再跳动。她没把温蕾萨复活成亡灵,即使能够让温蕾萨复生,那又有什么用呢?温蕾萨要么就变成无脑的亡灵,这没用,她残疾了,一点战斗力都没有,这幅外表反而会引起联盟的怀疑;要么就是复活了一个敌人,这更糟糕,还有可能会害死希尔瓦娜斯她自己。所以,希尔瓦娜斯没有唤来她的天使,她的右手握着温蕾萨心口的匕首柄上,温蕾萨的血液顺着匕首流过她的指间,滴在泥土上,缓慢地凝固成血块。

希尔瓦娜斯左手托着温蕾萨的身体,像很久之前一样,将唇贴在温蕾萨的额上,“晚安,我的小月亮。”沙哑的嗓音仍美妙动听,双方的身体都很冰冷。

她们拥抱接吻,仍得不到彼此。

—END—


评论
热度(18)

© 冰狼-影游夜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