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狼-影游夜林

你一定没见过如此压抑阴郁的LO主。

枯萎(一)

避雷:强行拟人,主要角色死亡。原创角色有。

——————

阴暗潮湿的地窖里,通体透明的灵魂在这里飘荡,他们满怀着愤怒,无法安息。

这地窖中禁锢着一个人,玛瑟尔。玛瑟尔从未如此持续而强烈地感受到痛楚,那些逃脱了他控制的灵魂仇恨着他,折磨着他。

玛瑟尔被奈非天打败了,却并没有死去,不得安息的灵魂夺去他的双翼,用锁链束缚他的手脚。玛瑟尔早已不再是智慧天使,现在也不再是殁天使了,他现在只是一个凡人,尽管他没有那50%的恶魔血统,他还是无时无刻地感受到了痛苦与压抑。

但是很快了,很快他就将抛弃掉这凡人的躯体,脱离这些愚蠢灵魂的无尽折磨。玛瑟尔感受到生命流逝的迅速,不用几天,他就能够从这里离开,彻底地死去。玛瑟尔内心的愉悦随着时间的流动而日益增加,然而更多的是悲哀与不甘占据了他的内心。一个破碎的灵魂在玛瑟尔身边游荡,他看着玛瑟尔,诡异地笑了起来,丑陋的面孔在玛瑟尔面前放大,可怖的笑声充斥在玛瑟尔的耳边,这笑声愈来愈模糊,玛瑟尔在这地狱般的环境中,又将失去意识。不,烈焰地狱比这可怕多了,充满恶意的灵魂也比真正的恶魔差远了。

那破碎的灵魂从玛瑟尔身边离开,顷刻,灵魂手里拿着一个杯子,他用手按住玛瑟尔的头,把水从玛瑟尔开裂的嘴唇边灌了进去。玛瑟尔不知道这些复仇的灵魂是怎么找到洁净的水源,也无暇顾及面前灵魂的意图。玛瑟尔的手和头颓然垂下,他还是陷入了昏迷。

------

 

玛瑟尔终于恢复了意识,在他昏睡的时间里,灵魂们停止了对他的拷打。因为他们知道,只有延续玛瑟尔的生命才能给予他更多的痛苦。

又开始了,玛瑟尔想。几个灵魂停在他的面前欢呼雀跃地享受着复仇的快乐。湿透的黑色长发贴在他的耳旁,脏水顺着他的脖子往下流,他觉得后背又痒又痛,那些恶鬼一定是放了一只有毒的老鼠或者蛆虫来噬咬他的血肉。痛苦远远不止自己感受到的那些,玛瑟尔呼吸急促,老旧的铁链被他甩得摇摇欲坠。破碎的灵魂揪着他的衣服把他提起来,蛮横地打了他几个耳光,玛瑟尔的嘴边渗出了鲜血,更多的鲜血被他咽了下去,这是玛瑟尔反抗他们的唯一手段。破碎灵魂把手伸进玛瑟尔的衣服,抓住一只吱吱乱叫的老鼠,老鼠不肯松开嘴边肉,于是灵魂猛地一用力,玛瑟尔的鲜血便溅湿了衣服,老鼠咬着一片肉被灵魂抓着尾巴在空中四肢乱扑。             

老鼠携带的毒素在玛瑟尔身体里蔓延,却不会让他死去,只会让他……更加痛苦。

玛瑟尔的眼神渐渐变得茫然,对灵魂们施加的痛苦似乎变得麻木。灵魂们桀桀地笑了起来,逐渐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退回了黑暗之中。

 

——————

——————

玛瑟尔早已没有力气去维持自己的站姿了,灵魂们刻意地选择了较短的锁链,玛瑟尔连跪下都做不到,锁链与疲惫拉扯着玛瑟尔的手臂,玛瑟尔的手臂渐渐没有了知觉。

这些天来破碎的灵魂一直看守着他,玛瑟尔不记得自己有没有杀死过这个人。实际上,玛瑟尔杀死的人类太多了。有时候那个灵魂会掐着玛瑟尔的脸,强迫玛瑟尔看着他,玛瑟尔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也没法去思考他想做什么,痛楚占据了他的大脑。

 

------

                                          

门外传来异样的声音,玛瑟尔抬起头,看着破碎的灵魂急匆匆地出去,就知道他回不来了。

“醒醒!”熟悉的声音响在玛瑟尔的耳边,玛瑟尔用他灰暗的眼睛看向面前的人,勉强地扯扯嘴角,他想笑。

玛瑟尔的头顶上传来铁链的声音,然后他感到双手垂在了身旁,脚上也没有了沉重的枷锁。玛瑟尔疲累地倒了下来,意识模糊中,他觉得有什么人接住了他。

 

------

 

“他伤的很重,但是伤势不会再恶化了,他的体型消瘦,身上有多处伤痕,似乎是受到过什么虐待。”治愈者从房间走了出来,向泰瑞尔说道,“还有一件事是,他不肯进食。”

泰瑞尔走进房间。玛瑟尔躺在床上,半睁着无神的双眼。

“Brother,”泰瑞尔坐在床边,轻声说道,“你还好吗?”

玛瑟尔缓慢地把头转向泰瑞尔,声音沙哑低沉:“不好。”

泰瑞尔把手伸到被褥下,握住了玛瑟尔的冰凉的手,摩挲着手指指节。泰瑞尔皱起眉头,他现在感觉像是在摸着一具骷髅的手。

玛瑟尔也没有说话,他看着泰瑞尔,眨了眨眼睛。

泰瑞尔打破了这静寂,“你为什么不吃东西?”其实泰瑞尔想问很多,绝不止一个问题。

“不想吃。”玛瑟尔的回答言简意赅,泰瑞尔听出了他对奈非天的厌恶与怨气。

泰瑞尔感觉自己被噎住了,许久,他说:“你会死。”玛瑟尔偏过头去,“我从未远离过死亡。”他瞥见泰瑞尔的担忧,讽刺地笑了笑。“奈非天绝不希望我活下去。”“他们现在不知道你是谁。”泰瑞尔顿了顿,“你的想法不该由其他人决定。”

玛瑟尔阖上眼睛,他现在翻身的力气都没有,更别提甩开泰瑞尔的手了。

空气中弥漫着尴尬的气氛,泰瑞尔看着他抑郁固执的兄弟,内心感到一阵失落。

 

------

 

玛瑟尔觉得,这种卧病在床的日子比在地窖的日子更难过,至少在那里他有痛苦作伴,还有那片破碎的灵魂。而且,他还能早些死去。

泰瑞尔不该出现在他的面前,玛瑟尔想,他在泰瑞尔面前待一分一秒都是煎熬,他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与姿态来面对泰瑞尔。还好泰瑞尔空闲的时间并不多,并不能常常看见他。

这种情况不知道已经维持几天了,居然有人在他睡觉的时候给他喝肉汤。

这件房间里只有玛瑟尔一个人,从墙上的一个木窗可以望见外面的景色,不过玛瑟尔从没成功坐起来过。玛瑟尔知道自己伤得很重,但是他没想过那些折磨竟让他变得如此虚弱无力。

这种日子真是无聊,玛瑟尔用手指敲着木床,发出“嗒嗒”的声音。

 

——————

——————

玛瑟尔终于能坐起来了,他用灰色的眼瞳望向打开的木窗。木窗被荒野的微风吹得吱呀作响,窗外面除了一望无际的贫瘠土地和灰蒙蒙的天空以外,什么也没有。连乌鸦也没有,杂草也没有。

玛瑟尔在床上蜷缩成一团,脑中开始计算自己的死期。

 

------

 

有个冒冒失失的金发小男孩闯进来了,他只有六岁。男孩好奇地看着他,像是看一个陌生人一样。

玛瑟尔也回看他。那个男孩走到了床边,玛瑟尔想把他一脚踹下去,但没有那个力气。

“你看起来很不好。”男孩清澈的蓝色眼睛里没有一点恶意。玛瑟尔扯出一个微笑,他用枯瘦的手指摸摸男孩的脸,手滑到了男孩的颈上。玛瑟尔慢慢收紧手指,片刻后无力地松开,男孩的脖子上连个红印都没留下。“你叫什么名字?”玛瑟尔的声音有些嘶哑,却并不尖锐。“拉尔·帕奇。”男孩又重复了一遍,“你看起来很不好。”“是的,我是个坏人。”玛瑟尔敷衍地说道,“我来这里要杀光你们所有人。”微风吹起男孩的金色短发,男孩试探地爬上了床,玛瑟尔似乎没有反应,双眼仍是看着窗外。其实他很想说一句“滚。”

“你不是个坏人,但你很颓废,我觉得你快要死了。”拉尔语速很快,“我跟随马拉奇学习,我可以救你的命。”说着,拉尔把小手放在玛瑟尔的胸膛上,念起了祷言。玛瑟尔直勾勾地盯着拉尔,拉尔像是没看到一样,手中动作没有停下。

玛瑟尔感到一阵从未有过的活力流过他的身体,玛瑟尔握了握拳,他现在可以杀死这个男孩了。

那些有着恶魔血统的人类,都该全部去死。

玛瑟尔揉了揉拉尔的短发,慢慢地摸上了拉尔的脖子。

“你知道吗?上周有个骑士来过这里,我羡慕他能使用圣光。我想,他一定离神很近。”拉尔自顾自的说起话来,“我听过泰瑞尔说,你是一个可怜的冒险者,不幸的闯进了飘荡着恶灵的地窖。”玛瑟尔手一僵,拉尔好像没察觉到,继续说着话,“我想你一定遭受过很大的痛苦,所以我想帮帮你。你一定会使用法术,我觉得你这么瘦,是扛不起那些锤子和剑的。”玛瑟尔手指收紧又放开,最终还是收回了放在拉尔脖子上的手。神情恍惚之间,玛瑟尔清晰地听到,“跟你聊天很开心,大人们都很忙,他们没空听我说话。”说完,拉尔踩着破破烂烂的鞋子,哒哒哒地跑了出去。

 

------

 

已经有一段时间他没看见泰瑞尔了。木窗时常被吹得吱呀作响,寂静昏暗的房间里没有其他活物,连老鼠和蟑螂都没有,他总是只能听见自己虚弱的呼吸声,简直是度日如年。

那个男孩总是蹑手蹑脚地走进来为他做“治疗”,有时会握着玛瑟尔干瘦的手指,有时会隔着衣服把手放在玛瑟尔胸前。拉尔企图用他微弱的力量留住每一个即将逝去的生命,当玛瑟尔看见拉尔脸上还留着未干的泪痕时,玛瑟尔便知道又有一个病人死去了。

玛瑟尔与拉尔的见面一般都是拉尔在絮絮叨叨地讲述琐事,玛瑟尔偶尔会回答一些拉尔提出的问题,更多时候玛瑟尔会沉默地望着窗外,拉尔曾经好奇地看向玛瑟尔所看的地方,但是那里除了荒芜什么也没有,一个生命都没有。拉尔不知道玛瑟尔想什么,这个极少说话的陌生人究竟是谁?拉尔想。泰瑞尔下次来这里的时候,一定要向他问清楚。

——————

——————

“单单只是喂食肉汤的话,他最后有可能会因为营养不良而死去。”年迈的治愈者叮嘱泰瑞尔。

泰瑞尔走进玛瑟尔的房间的时候,他本以为会是一片死寂,但结果没有。

一个金色头发的幼孩趴在玛瑟尔床边,不停地向他倾诉自己的心事,也没有在乎对方有没有在倾听。玛瑟尔坐在床上,上半身靠着木墙,眼睛望着窗外,脸上没有显现出任何的不耐烦。

男孩听到了泰瑞尔的脚步声,停止了说话,碧蓝的大眼睛望向泰瑞尔,随后男孩站起身来往门外走去。

拉尔突然被按住了肩膀,他回过头,看见泰瑞尔在他身后:“你以后最好不要来找这个人,他很危险。”“我不怕危险。”拉尔的清澈眼睛里满是坚定和虔诚,“我会帮助这个可怜人。”泰瑞尔放开了拉尔的肩膀,“你回去吧,开晚饭了。”拉尔转过身,隐约听见了一声叹息。

 

------

 

天色暗了下来,太阳的光芒逐渐被遮掩。玛瑟尔的脸在他黑色的长发里蒙上了阴影,泰瑞尔看不清他的表情。玛瑟尔先开口了:“你是要来催我吃饭的吗,Brother?”尾音微微上扬,但泰瑞尔不难听出其中的讽刺。“是。”玛瑟尔显然对泰瑞尔的直率有些惊讶,他掀开满是补丁的旧被子,把身子转了过来,玛瑟尔把手搭在弯曲的膝盖上,仰着头看着泰瑞尔,半眯着灰黑色的双瞳,“如你所愿。”

 

------

 

玛瑟尔的面孔隐在黑色的兜帽之中,泰瑞尔送给了他一件新衣服,是一件很长的斗篷,玛瑟尔穿上后刚好及踝。泰瑞尔说这样可以让别人不那么注意他。

玛瑟尔曾经问过泰瑞尔他作为天使时的铠甲哪里去了,泰瑞尔回答那套铠甲在他还在地窖的时候就已经破破烂烂了,已经扔掉了。

玛瑟尔捏了捏衣角,他开始想念那套铠甲了。

泰瑞尔很明显地对玛瑟尔开始进食的行为感到惊讶,我还以为你要自杀。泰瑞尔说。

玛瑟尔没说出来,他确实那么想过。

 

------

 

晚饭很容易地就结束了,没有任何人对他这个“冒险者”表示过好奇。玛瑟尔摸摸自己的肚子,他只吃了五分饱,不过应该可以撑过今晚,而不再让自己忍受饥饿的煎熬。

玛瑟尔没有回去床铺,他今晚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

 

阴冷的地窖里空无一人,玛瑟尔独自走在长长的过道里,尽管他穿的衣服并不薄,但还是无时无刻地感受到了寒意。

玛瑟尔脚步逐渐加快,原本游荡在这里的灵魂们早已被泰瑞尔杀死了,但他仍在心底里感受到了不安,与……恐惧。

破碎的铁链散落在浅水洼里,玛瑟尔从铁链旁看见了一套破烂的衣服,玛瑟尔用手拿起其中一件,衣物上沾染着玛瑟尔曾经的血液,混合着泥水往下滴浅红的液体。玛瑟尔厌恶地丢开,被丢弃的衣服流着红水,染湿了一小片地板。

玛瑟尔仔细地检查每个角落。在一个偏僻的小区域,玛瑟尔找到了它们。

一片透明的灵魂应声而出,哀嚎着往玛瑟尔的方向爬去。玛瑟尔抬起手臂,一把锋利的镰刀穿过了破碎的灵魂,灵魂拼命地往外逃脱,叫声中饱含着愤怒与绝望,最终,它沿着镰状的武器,被吸收进了玛瑟尔的体内。

玛瑟尔漠然地望着灵魂,直至它的消失,玛瑟尔的脸上终于现出了微笑。

 

------

 

“你去哪了?我和泰瑞尔都很担心你。”拉尔揪着玛瑟尔的斗篷问道。玛瑟尔的脚步没有停下,拉尔只好一路小跑以跟上玛瑟尔的脚步,仍没有放开手中的衣角。

“回到房间我就告诉你。”玛瑟尔的声音仍然沙哑低沉,不同的是带上了一丝疲惫。

夜间的风吹起玛瑟尔的兜帽,露出了玛瑟尔的黑发。

好冷啊。拉尔打了个寒颤,心里想着,玛瑟尔看起来并不冷。

 

——————

——————

应付完那个纯洁的男孩,玛瑟尔就关上了门。玛瑟尔将斗篷甩在一边的椅子上,小心翼翼地取出一直隐藏在衣服里的一双武器,夺魂之镰。没人知道他是怎么把它藏起来的。玛瑟尔环顾四周,把夺魂之镰用布料包好,放在了床头的一个木桶里。

 

------

 

马拉奇越来越年迈了,拉尔想,这位受人敬爱的治愈者需要他帮忙的事情越来越多,他一天都抽不出什么时间来跟玛瑟尔谈话。想到这里,拉尔烦躁地挠挠头发,继续着手中的工作。

 

我能够把他变成好人的,拉尔想。他看向自己的目光没有一丝感情,冷冰冰的,像一块千年寒冰,但是至少他现在没有杀过一个人,连一个小动物都没杀过。也许他只是比较孤僻罢了。

 

------

 

拉尔有写日记的习惯,他的日记本很厚,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写完一本。拉尔从来没给别人看过他的任何一篇日记,玛瑟尔除外。

玛瑟尔每天都被拉尔问一次:你叫什么名字?一般在这个时候玛瑟尔都沉默地望着窗外,但是有一次例外,玛瑟尔直勾勾地盯着拉尔说,他的名字叫玛萨尔。这跟不久前死去的一个天使的名字很像。拉尔若有所思地说道。

 

------

 

有时候玛瑟尔会穿着黑色斗篷从小木屋里面走出来,斗篷遮住了他的脸。拉尔疑惑地问:“你为什么喜欢穿这件衣服呢?我觉得一点都不好看。”“我穿着它并不是因为它好看,”玛瑟尔揉揉拉尔柔软的金发,“我不想引起别人注意。”拉尔还想再问点什么,玛瑟尔已经走出了很远。马拉奇不让我跑太远,我应该回去了。还是今晚再问吧。拉尔转过身往回走。

但是他忘记了。

 

------

 

时间过得很慢,也过了很久。玛瑟尔已经不再是那个虚弱无力的病人了,原本像皮包骨头的身体也开始慢慢地变得强壮,但玛瑟尔看上去仍然很瘦弱。

 

------

 

“你现在还是有想要杀死奈非天的想法吗?”泰瑞尔偶然地在一片树林间遇见了玛瑟尔。“没有了,或许你们是对的。或许我没法打败奈非天。”玛瑟尔踢着脚边的小石子,跟在泰瑞尔的身后。泰瑞尔笑了起来,靠在一棵树旁坐下了。玛瑟尔也停下了脚步,坐在泰瑞尔的身旁。“这样挺好的,Brother,但是持续不了多久。”玛瑟尔的声音很低,自言自语地说。

从他们五个天使聚集在了一起时,到玛瑟尔的离开和归来,绝望和颓废,一直到现在,一切都变了。有什么感情是永恒不变的呢,大概没有。

 

------

 

拉尔很久没有见到玛瑟尔了,今天他蹲在玛瑟尔的小屋门口时,远远地望见那灰黑色的身影,拉尔欣喜若狂地跳了起来往身影的方向跑了过去,心中默默祈祷这次不要让他失望。拉尔扑向那个穿着斗篷的身影,是的,这么瘦一定就是玛萨尔。拉尔满怀期待地往上望去,熟悉的面孔和黑发,没有让拉尔失望。

拉尔被玛瑟尔抱了起来,像是抱婴儿那样抱着一个幼童。玛瑟尔走到了自己的屋子里,放下了拉尔。

玛瑟尔半蹲着望着拉尔,拉尔觉得他从来没有见过玛瑟尔这么温柔的表情。

是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了吗?

是的,我的拉尔。

 

——————
—TBC—

评论
热度(12)

© 冰狼-影游夜林 | Powered by LOFTER